新闻是有分量的

巨额资本疯狂涌入 自动驾驶一场呼声高涨的大跃

2018-02-09 16:13栏目:互联网

无人驾驶融资,无人驾驶量产,无人驾驶测试

无人驾驶融资,无人驾驶量产,无人驾驶测试

2017年12月20日,雄安新区,媒体记者拍摄、体验百度无人驾驶汽车。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

就连只有初中文化的股民李兰香,都开始翻检跟自动驾驶沾边的股票了。“我们群里(炒股群)都说开了,最近重点看5G 芯片和自动驾驶。”

刚刚结束的2018年CES(国际消费电子展览会),更像是自动驾驶企业的肌肉秀。从造车新势力到传统车企,从汽车制造商到一级供应商,从互联网巨头到创业公司,从算法到硬件……自动驾驶市场群狼环伺。

巨额资本的疯狂涌入,算法、硬件的逐渐成熟,政策走向的日渐开放,三者鼎立,在过去的一年掀起自动驾驶揭幕战。

参与这场战役的德联资本投资总监樊雪松有些无奈。作为专研前沿科技方向的投资人,在自动驾驶领域,他遭遇了几次挤不进去的窘况。有一次,双方基本面已经达成共识,但因为追的机构太多,樊雪松最终依然抱憾而归。“大家都看到了趋势,抢得比较厉害。”

过去一年,数千万乃至上亿美元的融资额度在自动驾驶领域已经屡见不鲜。市场上弥漫着抢占山头的焦躁和狂热,在互联网资本把跟造车有关的生意几乎做遍之后,前景日趋明朗的自动驾驶终于承担起下一个风口的厚望。

在喊出2017年量产的口号后,谷歌、特斯拉的高级自动驾驶(L4以上)相继跳票。但这仍不妨碍后来者继续许下2018年量产的承诺,只不过,这些“量产”前被加上了各式各样的形容词。

风起

  大洋彼岸的竞赛

风起于2012年。

在投资人樊雪松看来,这波无人驾驶的创业热潮,基本是在深度学习的大背景下开始的。

极客们早已预判到无人驾驶会开启继PC、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交互时代,但直到近年,美国的Hilton突破了深度学习在局部收敛方面的一些缺陷,才使得深度学习算法可以在自动驾驶领域进行实质性的应用。

深度学习真正引起关注是在2012年。在当年的ImageNet竞赛中,卷积神经网络(CNN)以压倒性优势取得胜利,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开始将这一突破应用于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创业大潮自此开始。

“谷歌带起了这波创业风潮。”樊雪松说。

谷歌的无人驾驶项目2009年就已立项,2012年5月,谷歌获得美国内华达州机动车辆管理部门(DMV)颁发的首例自动驾驶许可证。同年,时任项目总监的谢尔盖·布林宣布,2017年谷歌无人驾驶就能面世。

在谷歌布局高级自动驾驶的同时,特斯拉于2015年率先推出带有辅助自动驾驶功能的Autopilot。

特斯拉最初与以色列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合作,而2016年发生在内华达州的一场致命自动驾驶系统事故,直接导致这两家公司分道扬镳,Mobileye 2017年转投英特尔怀抱。

在试乘过多款自动驾驶汽车后,上海明华有道咨询公司执行总监封士明依然认为特斯拉是他迄今为止体验最好的自动驾驶汽车,特斯拉和Mobileye的分手让封士明颇为扼腕:“失去了Mobileye后,特斯拉Autopilot的迭代让人感到遗憾。”

定义了智能手机时代的苹果也没有放弃下一个交互代际的角逐。据彭博社报道,苹果近日将其在加州的自动驾驶测试车队扩增至27辆的规模,目的就是为了尽快能够追赶上竞争对手的步伐。

与高歌猛进的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相比,传统车企的自动驾驶之路略显被动。

2017年,全球出货量不足8万台的特斯拉估值屡次超过通用、福特,封士明在与传统车企打交道的过程中,清晰地感受到了他们的恐惧——智能手机时代的诺基亚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传统车企不甘落幕,开始谋求变革。

通用汽车在两年前收购了一家名为Cruise的硅谷创业公司,在自动驾驶技术层面取得突破。

在不久前,通用放出一张没有方向盘和刹车的汽车内视图,这辆彻头彻尾的无人驾驶汽车被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小马智行CEO彭军视为2017自动驾驶最大惊喜之一。

福特算是从汽车制造商转型移动出行公司的先行者。在路测了一段时间后,福特甚至与外送比萨品牌合作,探索自动驾驶落地场景。

以通用、福特为代表,底特律“老古董”们在这场战役中激进得让人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