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创企员工的春节烦恼:还没到除夕,我就失业了

2018-02-07 13:48栏目:互联网

创企员工的春节烦恼:还没到除夕,我就失业了

在这个风云变幻的互联网时代,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企业诞生,同时每天也会有创业公司消失。很多人说,公司倒闭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创始人,因为他要承受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压力。

那么,作为创企的员工,公司倒闭带来的痛苦和煎熬就会轻松很多吗?

距离农历新年还有半个月,在这个本应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候,懂懂笔记的邮箱却连续收到了几位年轻读者的邮件,希望能在报道过的众多科技创业公司中,指点一下哪一家(哪个领域)更有前景,或是帮他们推荐一份新的工作。

原来,他们都是在新年前后失业了。有的是因为公司解散,有的是被欠薪,有的是老板跑路,有的是遭遇变相裁员......在一一交流之后,懂懂笔记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上班不足两年的“创企员工”。

相比创业者和资本市场所经历的“寒冬”,这些创企员工却注定要度过一个“心寒”的春节。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创业公司没能熬到春节就悄然消失,或许从这些交流的信息中,我们能够得到答案。

或遣散或欠薪

“没有一丝丝防备,说遣散就遣散了。”

在南山科技园一家互联网创企担任测试岗的Kevin,这一周来的心情都十分糟糕。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是这家创企第二批员工,工作至今已快两年时间了,这两年来公司虽谈不上大发展,但业务也还算稳定。

但从去年9月份开始,公司的财务状况突然有些吃紧,连续两个月的工资都有严重拖发的情况,“老板曾经出面向大家解释,只是资金周转有些困难,但问题不大。”

然而,让Kevin和许多同事都没有想到的是,公司会在新年后一上班突然宣布倒闭,并要求在发放完最后一个月工资及遣散费之后,24小时内离开公司,各奔前程。

而此时,离农历新年已经很近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并不打算提前回老家过年,“虽然等于变相拿了‘双薪’,但在年前遇到这种事情,心理还是很不舒服的。”

在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失业”之后,他把自己关在出租屋内,尽量的减少出门,节约不必要的花费和开销,日常的三餐也缩减为两餐,只希望能够利用年前这二十多天时间,把本该2月份发的工资给“省”出来。

“虽说过了年就是‘金三银四’(用工旺季),但起码少了一个月工资心里还是发慌。”和所有创企员工一样,Kevin的待遇并不高,每个月七千元左右的工资,除去房租水电和日常开销之后,也仅能攒个一两多到两千块钱。

两年下来积蓄并不多,这位在一线城市生活、打工的年轻人依然很没有安全感,“但比起Hugo来说,我还算好的了,他已经把信用卡都透支光了。”

Kevin所提及的Hugo,就是他的大学同窗兼合租室友,在宝安中心一家专门从事微信小程序开发的公司里担任研发组长,到2月初,他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拿到工资了。

“这家公司前年底才成立的,老板原本想着在小程序的风口上捞一笔。”Hugo告诉懂懂笔记,随着小程序在社交领域的广泛应用,经历了小半年“寒冬期”的公司,也在去年入夏后迎来了业务的爆发式增长,“所有同事也都很忙,老是加班。”

然而,本该形势一片大好的公司,却在去年十一月份开始拖欠员工工资,而且一欠就是三个月时间。而且,连员工们最基本的社保和医保也同时停交了。新年放假前,公司内就已经谣言四起,有同事说公司快不行了,有同行说老板跑路了,搅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一直保持沉默的核心管理层,迫于压力放话保证会在(2018年)元旦前发工资。”但12月29日这一天直到下班,包括Hugo在内的近30名员工,却并没有等到拖欠的工资,“最新的一次承诺是1月31日前(发工资),可是也没有兑现,现在都2月初了。”

公司虽没有宣布倒闭,但已经铁了心决定过完年后“跳槽”的Hugo,只希望核心管理层能够有点“良心”,在正视问题之余,能在春节到来之前,发放拖欠的三个月薪资。至于年终“双薪”和“奖金”,他和绝大部分同事都一样的心思:“不敢想”。

Kevin和Hugo都有些后悔当初选择进入这种小微创企工作了。他们觉得,创业市场的虚假繁荣,缔造了大量充满“钱景”的创企,这些创企蓬勃发展的表象背后,却隐藏着的大量不为人知的潜在风险。有些创始人本就是在赌一把,一年内融资上见分晓,融不到钱就撤退;有些创始人热衷于用“纸”来包“火”,而非直面风险,最后导致引“火”烧身。只可惜,在苦了一同奋斗的合伙团队之余,更苦了待遇并不高的基层员工。

是创业项目弱不禁风吗

那么,众多看似“外强”但实则“中干”的创业项目,真的是那么不堪一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