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农村金融,一场九死一生的游戏

2018-02-07 11:39栏目:互联网

农村金融,一场九死一生的游戏

近些年来,互联网风口红利逐渐消退,纯线上的创业空间狭小而尴尬,于是很多人瞄准了互联网基因还不够深入的广袤农村。但由于国内农业专业化程度不高,地域分散,“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Copy to China又并不完全适用,这注定了农村市场创业将会是一条漫长的路途。

然而,就是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偏要在这七亿多的人口规模里开疆辟土,寻找更细分的场景切入,而从根源推动农村发展,金融似乎是不二选择。中国古时候流行重农抑商的意识形态和政策,因为粮食是摸得到的,金融产业这种倒腾别人成果的模式,凭什么钟鸣鼎食?于是重农抑商政策延续了上千年,但结果可想而知,没有商业金融,资源分配效率低下,社会就难以发展向前。

如今时代不一样了,消费产业成为了拉动中国GDP的龙头,从今年经济定调发展来看,未来中国的经济支撑一定是实体产业,而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也顺势成为了未来发展趋势。2017年年末,财政部发布了《关于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通过减免税收,鼓励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户发放小额贷款。政策利好恰好显示实体经济中仍旧最缺乏金融产品支持的小微客群,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人通往了农村金融的拓荒路。

目前我国农村金融创业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典型的囚徒困境现象,即绝大多数的商业模式不可避免的沦为了鸡肋。

加盟模式能够割据一隅,却隐藏崩盘危险

近期,翼龙贷加盟商"跑路"事件频发,一位翼龙贷在石家庄的加盟商利用经手该公司小额贷款业务的职务便利,将贷款人偿还给公司的钱款截留并侵吞。与此同时,翼龙贷累计垫付达1055万元的逾期也被曝光,因为"卷款"加盟商推荐的借款项目到期后,大部分都出现了逾期。

加盟模式不好吗?翼龙贷以加盟的方式实现了快速扩张,在6年中加盟商网络触及1万多个乡镇,成为农村金融中排名第一的P2P平台。但如今,它做着做着还是变味了。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加盟模式是最具有现实可操作性的经营方式之一,但在经营的过程中,许多平台经常会被当地黑社会与放高利贷的人盯上,这些人成为加盟商之后大量放贷,再内外勾结将放出的贷款瓜分,前期或许他们会帮助借款用户按时还款,使风险延后,但等到油水捞够了它们便让坏账集中爆发,平台则沦为了炮灰。

这还是在加盟商缴纳一定比例保证金给投资人的情况下发生的,显然农村金融并不是一场零和博弈,但所有人的钱都在一张赌桌上,越在最底层,欲望则越强烈,因此加盟商的行为往往容易影响到空降的风控人员,甚至串通一气进行违规操作,代理的注意力也会放在下级代理而不是用户本身上,以至于近两年,一些特别依赖加盟模式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纷纷遭遇危机,数百家门店集体崩盘。

而对于投身其中的投资者来说,在看到急剧扩张的平台规模时,也应当想到在风险不可控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及时脱身,毕竟近日已经有人爆料翼龙贷的转让债权标的在500个以上,加红包亏本也无法实现债权转让的消息了。

电商金融模式风风火火,却成本太高

对于一些小平台来说,它们缺乏资金和大数据风控等手段等数据,难免会不可避免的陷入风险失控的漩涡。但对于阿里京东等巨头系力量,它们利用电商平台结合农村金融,从农产品的种植、采购和销售的链条中形成系统化的流程,做全面的征信和风控,是最可能成为这片蓝海中的独角兽。

然而,目前巨头们的模式却也显露出不少弊端。

首先对于蚂蚁金服来说,其是依托于淘宝服务站、依托村淘来做农村金融的,但目前电商在农村又面临水土不服的境遇,同时蚂蚁金服的农村金融主要客户还是种植养殖户,小型养殖户采用3分钟申请1分钟到账的0人工干预授信,中型种养殖户会通过村淘和农信社等内外部合伙人采取“线上+线下熟人信贷模式”,而对于种植养殖大户,目前却只能围绕核心农企进行授信,要一旦农户没有进入核心企业体系,则数据盲区问题仍无法破解。

况且有数据显示,种养殖经营及商户经营这些刚性资金需求平均每个乡镇2000户左右,而且是借贷需求并非随时都有(通常一年1-2次需求),摊薄下来,用户在某一个时间节点需求集中度很低,因此用地推方式获取成本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