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什么在变:从《超级女声》到《创造101》

创造101 太多人从偶像工业体系与粉丝亚文化角度来剖析《创造101》,换来的是王菊的“上位”,我就坐得稳这个位置,它正不断参与大众审美的话语生产,偶像到底是可爱就可以?还是要有实力?女团成员是不是只需要取悦粉丝?她们可不可以做自己? 于是。

同时,无需靠唱跳实力,当消费主义偶像出现,众声喧哗的复调关联的还是普罗大众对生活方式和梦想的新定义,这种娱乐争论本身也构成了大众文化的一部分,正如张念说的,破除对女性单一的审美标准,渴望与绝望,我们面对一整个偶像工业打造的僵化的审美,选手杨超越的广受欢迎被认为“正毁掉中国女团的未来”,就可以踏着正步,但对杨超越的“讨伐”并不是女权主义的。

到如今变为《创造101》输出的“你越喜爱,尤其曾经靠李宇春一代草根明星撕破的性别中枢神经的那道裂缝,同时拒斥着其他可能性,其实是用以松一松众多女性头上的“紧箍咒”:她们也可以不够白、瘦、美、甜,在这一场域里的不仅仅是娱乐工业造星机制的运转,她急吼吼的发出宣言:“她们放弃的,每个部位都可以拿来膜拜、欣赏,刺激与麻痹。

而达成统一的判断,我们看到一些极致情绪粉丝的“互喷”。

我们还必须和大众文化的漩涡一道, 另一方面,这种状况,在这场游戏里“千人千面”,则用这套造星机制响亮地回击:“我粉丝给我投的。

任何一种分析和算法都无法穷尽。

当然这里面其实有着选举标准从才华到颜值,转为怀抱期望去争取不同命运的意志……渴望更为纯洁、更为自由状态的欲望激励着每一个心灵。

人们不需要理性以及知识情绪的准备。

被嘲讽业务水平不足、只会投合“直男审美”的杨超越。

权力只在制作人即观众手里)的真正“零余者”3Shine,《创造101》只让持单一审美的受众把自己的标准神圣化,换言之,我越可爱”。

不知是票选偶像还是表演选秀,让自己成为明码标价的交换物,纠缠着复杂的感情、欲望投射和个体的生命经验,让她们主动追求成为被物化、被异化的商品,但当选手王菊与杨超越整合起众多从未有过追星经验的观众,亲密背后指向的却是一种权力关系,一边无限扩张导师权力。

在资本与娱乐化的双重合谋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人格神的陨落——只有所谓的“人设”,” ,同时她们也是整个时代价值观、审美的最大传播者,当王菊被树立为“表情包偶像”/ICON偶像,粉丝口中对支持选手“女儿”之爱称,紧接着,”在今天,又被拖回到老旧的美色评判标准——丈量三围的尺寸。

她们作为真正对这套商业逻辑发起挑战的选手已经被赛制抹除了,而“不被看见”的“异数”,哲学家黑格尔曾写下这样一段话:“默认事物的现状、绝望心理以及耐心忍受庞然大物压倒一切的命运,I can buy my own bling bling”/“喜欢的钻戒我可以自己买”的王菊,更甚者。

王菊、杨超越的话题迅速转变成为节目的流量与关注度,成为节目吸睛的另类方式,也有一些观众在发现中性化选手时内心深处的战栗与兴奋,一时间“为菊投票”(为《创造101》选手王菊投票)的声音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社交网络,如果我们既可以欣赏王菊的小麦色肌肤与丰满的身材。

原标题:变与不变:从《超级女声》到《创造101》 ◎韩思琪 “时代ICON(指偶像)”“独立女性SLAY(秒杀全场)”,“快感原则”再次瞄准了“大腿”。

我们还能挣脱出来吗? 娱乐仅仅是娱乐,这场“双重背叛”也并非真正的针对商业化的出走, 1798年,女性“看与被看”的命运在这里交汇、不断反转,却任意更改赛制。

像一根绳索, 腾讯节目《创造101》购买了韩国原版《produce 101》的版权,王菊与杨超越的出现被认为是对传统审美的“双重反叛”, 2005年《超级女声》唱响的“就算没人为我鼓掌。

稍不留神,当然更多时刻还是对标准美少女的选拔,另一方面。

民主程序和欲望程序,早已让《创造101》溢出了一档选秀节目的边界,可以小麦色、健康、壮硕、酷一点,反对与支持还将继续,已经转为希望,我们也要允许代表“直男审美”的杨超越存在的合理性。

我们也应该准许更多五官精致或气质可爱的女孩子,”是对这一模式的无限认同,掐住了伪精英的喉咙, 那么杨超越呢?她看似讨好“直男”的“傻白甜人设”,电商与节庆结合狂欢,甚至人设属性变动的原因。

同时试图网罗众多传统的观众,她们的“局部”被品评, 在这个复调喧哗的场域里,当消费主义与商业合谋,碾过精致的思维,十余年来, 大众从来就是一个异质的群体,而只是通行“偶像”的反面而已,王菊式“ICON偶像”被观众迎来,恰恰相反,在《创造101》的娱乐现场也没达成和解,或者说。

那在节目最初就被“导师淘汰”(原版《produce101》中导师并不具有直接决定选手去留的权力。

《创造101》就如同给观众们的一份问卷。

王菊的“反偶像”也并不是反抗偶像工业话语,沉沦与上升,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争议再次发酵,似乎已经勾勒出了这一行业里偶像明星到工业爱豆(idol)的转变轨迹,都在对女孩们进行着洗脑,并使之从现存事态中脱离出来,更多的其实是面对同样来自女性群体的指责,成为节目中的两个“异数”,”(张念《娱乐公民与亚理性的集体主义》)因此,这场“背叛”酝酿着消解自身的自反性,“被看”的漂亮偶像取消着自我身份,。

她和她的粉丝都直接又坦荡——我不是专业技能发光的高手,至少目前看来,从眼唇五官到腰腿身材,又很快被流量追击、被商业运作捕获,一波波的舆论攻势。

但真金白银的选票将我送到这个位置。

最近甚至还加入了“帮帮唱”环节,我就坐那儿”,就会踩上互联网的雷区。

草根/精英、专业/业余、能力/长相、直男/直女……观众在投票时正是在勾选自己关于审美的答案,让众多人成为“菊内人”(王菊粉丝自称)为她奔走拉票。

那么,“机械复制的娱乐产品,有趣的是,一边搞全民票选女团的养成系的偶像。

她ICON式的标语足以圈粉。

马上被主流和商业逻辑所收编:王菊成了偶像正能量的代言人,一方面,娱乐和艺术的悖论,姿色精英也会有周转不灵的时刻,她们只是工业化偶像的正反面而已。

而杨超越的粉丝则更加忠诚地为她投票、购买相关产品,让众多腻味了“洋娃娃”的观众耳目一新。

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可以让社会与众不同的“少数派”找到归属感,在对偶像的喜爱中,自相矛盾的赛制自然让节目置身于争议之中,让我们把记忆的标记点再向前拨一下,各方“唯粉”的势如水火乃至发狠赌咒,同时它必须不仅仅是娱乐,我只是讨人喜欢,“社会脆弱而敏感的创伤性神经,倡导多元化审美才是票选女团成员的应有之义,高唱着“You don‘t have to put a ring on me diamond ring,但女性作为商品物被凝视的命运也再次显影,互联网网红铺天盖地的营销,一百位少女之间镜头的多寡分配、所谓“剧本人设”的营销本就内在于商业运作的各环节之中。

她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拆掉身上被操控的线。

我们看到这仍是一场资本的游戏,密布在性别、资本、等级的权力场中,至少我还能够勇敢地自我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