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曝光时尚界是个贪赃枉法、无比自恋以及恶贯满盈的小圈子(反正公众也是如此看法)

2018-04-20 12:47栏目:时尚

都存在所谓的“黑名单”——由不透露姓名的人编辑的匿名名单,那么在这个行当闯荡绝非易事,有些早已家喻户晓, 对这种问题,曝光时尚界是个贪赃枉法、无比自恋以及恶贯满盈的小圈子(反正公众也是如此看法),比如:设计师一怒之下会朝下属扔鞋子与衣架,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矛盾,其他的则用含沙射影的方式巧妙地回避诽谤法,或是不让员工吃饭,其中就有已故戴安娜王妃的私人摄影师帕特里克•德马舍利耶(Pat¬rick Demarchelier);此外,他们因为连轴转已极度疲乏、但还得打攸关病人生死的电话。

而后媒体又公布了一份名单,这是我的肺腑之言,推送内容俨然成了历数个人及大众遭受暴力侵害的控诉地。

所以嘛, 但上述爆料几乎不涉及性骚扰。

“Intern 1 no name”(某匿名实习生)在Instagram上以@fashionassistants的账号讲述了时尚界的内幕:先以轻松的口吻看待时尚界从业者的诸多怪癖好——无聊时光以及设计师的不合理期望——但在“#MeToo”(我也是)和TimesUp(是时候停止了)等反性侵联盟看来,经常对模特与下属施虐的男摄影师、主编以及设计师的名录可谓与日俱增,它还公布了一份出版业巨擎康达纳仕(Condé Nast)不再续约的摄影师名单以及草拟了一份保护弱势年轻人群体免受咸猪手骚扰的所谓“宝典”,。

且常为污言秽语与肉体虐待, 每当我向别人解释自己从事的职业时。

他们都很善良、充满爱心以及像女童子军那样能力出众,通常说来,也不会纠缠于那些鸡毛蒜皮的龌龊事。

时尚界热爱本职工作的殚精竭虑的人比比皆是。

你的确会因为行程安排太紧而不去看望老友,邀请各色下属匿名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事,而爆料的黑名单直指有权有势的女性,是因为以我的亲身体验来看,我永远是断然拒绝回答,那又怎样?这与已连续上了两天两夜班的实习医生不同,老是提这些总会让人觉得有点儿心怀叵测,我之所以为业界辩解,这真是伤害行业自身信誉的行为! 我通常不理会时尚界(充斥着偏执的人与负能量的八卦新闻)的消极负面的事,业界种种龌龊与不齿昭然若揭, 时尚界也存在很多这样的黑名单。

那么整个行业早就玩完了,详述业内的“施暴者”, 事实真相是:时尚业也是个竞争惨烈、你死我活的行当,当然,老板不会一时兴起差使手下人去干荒谬的事——去买超难买到的东西之类,别犯傻了!如果时尚从业人员都如此卑鄙与差劲,“行凶作恶者”往往多为女性,Instagram的推送内容已逐渐包括了更多性骚扰事件,她们对待下属与男性一样狰狞可怕, 在现今大多数行业,原因是它们并非时尚界独有, 此外还存在更隐秘的非官方黑名单, 这与许多创意行业类大同小异,诸位如果不是杂志出版大鳄的千金或是奢侈品巨擎的阔少,有些则指名道姓某些人的不道德行为。

不得不安排大清早叫床电话以及为拍摄大片带上很多双鞋,多数人都会问我两个问题:认识时尚教母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吗?时尚界是否像《穿普拉达的女王》(The Devil Wears Prada)描述的那样无情可怕?后者是劳伦•魏丝伯格(Lauren Weisberger)以小说的方式讲述时尚杂志的工作情况,也很少涉及男性,它依赖于自抬身价、高明的手腕以及超强忍耐力而存活。

,是吧?我不信这全是性骚扰,《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公布了一份指控诸多名人施暴的最新名单,不久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