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民国时期,中国大学到底什么样?

2018-02-06 19:28栏目:时尚

清华大学的校庆片《无问西东》经历磨难,终于上市,成为2018年开年第一部好片。本文不是影评,只是借机聊聊我了解的民国大学。

(文首照片为电影《无问西东》的宣传海报——编者注)

《无问西东》描述了那个年代的大学。当然,那样的榜样让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眶。更加有人怀念校长梅贻琦,因为正是有了这样能够说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校长,才会有那样的教授,才会有那样的学生。于是更加有人怀念当时的大学学生和教职员工,能够几年之内,一直拒绝中央政府任命的校长,宁可学校连续11个月都没有校长,也绝不将就。甚至于提出了几个校长进门的条件:1.无党派色彩;2.学识渊博;3.人格高尚;4.确实能发展清华;5.声望素著。这一点尤其被蒙上一层蒙太奇,几近神话。

实际上,我最早了解民国大学和教授,并不是源自这些电影和史料,而是钱钟书先生的小说《围城》。这本小说我反复读了不下十遍,无他,但因其描写的人事物和我们现在的大学何其相像!那里面哪里有梅贻琦?哪里有闻一多?哪里有吴岭澜和沈光耀?如果钱钟书描写的场景不是天方夜谭,那么和《无问西东》一样,都是来源于生活的小说,我相信:他们描述的都是民国大学。民国大学绝不是虚无缥缈的仙境,既有梅贻琦也有高松年,既有闻一多也有方鸿渐。对大师的渴望,应该更加多一点理性的思考和分析,而不是崇拜和幻想。

清华大学从成立伊始,就是一个独立于中国政府的外资机构。美国人把庚子赔款退给中国,但又规定了用途,于是建立了清华大学,作为留美学生预备班。所以,清华大学直到国民政府败退台湾,一直收到美国庚子赔款基金会的资助。如果没有这个背景,我很难理解清华的学生和教职员工能够拒绝中央政府任命的校长,能够提出教授治校的自治原则。他们都不吃饭了吗?换一个国立大学试试看,《围城》里高松年领导的三闾大学就没办法做到上述这样的事情了。

我曾经介绍过世界大学的两种发展思路,德国的单一国立大学体制和英美的公立私立大学并立体制。清华大学和当时很多的教会大学,都是美国大学体制在中国的延伸和翻版。而目前中国的体制,几乎无法有任何可以复制的机会。上海财经大学改革经济学教育体制,引入了外籍院长和海归师资,但是海归院长田国强老师就说过:全中国眼下只有一所大学,名叫“教育部大学”,中国所有的大学都是这个大学的分部。言下之意,不可能突破这个底线,这就是经济学要求最优化的约束条件,中国大学只能在约束条件下实现最优。

那么有人会说:德国既然是单一的国立大学体制,照样也实现了科技水平的赶超(一战前德国作为落后国家,通过威廉皇帝的改革,实现了教育科技乃至于工业的赶超)我们不如效法德国吧?其实国立大学经费完全依赖于政府,很难保证学术自由,这一点在德国历史上也有惨重的教训。一次世界大战改变了德国的国内政治生态,纳粹政权建立以后,运用国家机器,很容易就改变了德国大学的命运。

1933年希特勒上台不到半年,就颁布了《重设公职人员法》,宣布解聘与纳粹主义原则不相符合的公职人员,其中就包括那些德国共产党人,和非雅利安血统者。纳粹特别声明:凡不能证明自身会毫无保留地支持这个民族国家的人,不能担任公职。真所谓不是朋友便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