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从舞台设计到潮流服饰,以《奇葩说》出名的貌

2018-02-06 16:10栏目:时尚

“貌似的意思是有一切可能性,我们未来的延


“貌似的意思是有一切可能性,我们未来的延展非常高,我们可以做很多东西。公司名字是英文的叫MAOS,意喻我有更多的可能。


作者 | 范琳琳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327家创业公司


新近推出的“烎·2018潮音发布夜”除了拥有明星李宇春、莫文蔚、窦靖童等明星加持,其强反差、高饱和度的视觉影像与先锋舞蹈、新媒体科技、电竞文化等潮流元素共同构成具有青春活力和先锋创意的特色演唱会。为其定制节目整体视觉风格的正是以《奇葩说》打出自己名气的貌似文化。貌似文化已先后为《大学生来了》、《十三亿分贝》、《拜托了!衣橱》、《饭局的诱惑》、《黑白星球》、《大牌对王牌》等热门节目、天猫“双十一”晚会、淘宝造物节以及最近刷爆朋友圈的《声临其境》提供视觉设计。截至2017年,成立于2015年12月的貌似文化已经横跨40-50类节目,成为网综视觉定制的标杆企业。


貌似文化、貌似异服创始人毛婷


创始人毛婷早期参与湖南卫视2013年《快乐男声》的舞美视觉设计。在该节目中,毛婷积攒了舞台视觉设计经验,为《奇葩说》及之后一系列网综节目的视觉设计埋下伏笔。除了视觉设计外,貌似文化还在服装设计上布局,2017年年中,貌似文化子公司貌似异服成立。主打青年文化人群,立足女性国内原创潮牌定位,貌似异服除给粉丝、艺人提供服饰,还成为豆瓣音乐节、伍德斯托克等市集的重要参与者。目前,貌似文化主体公司仍没有融资计划,子公司貌似异服正在筹划第一轮融资。某种程度上讲,貌似异服担任了貌似文化在资金上的试验者角色。更重要的是,“招商、开店,服装本身在前期投入就比较大。貌似异服本身是我门用艺术手段的另外一种表达形式,也是商业的好时机,所以我需要快速推动它,而且潮流这也会像技术革新一样很快过去。”毛婷对《三声》说。貌似文化致力于通过不同媒介进行创作尝试,实现多元化发展。下一步,貌似文化正在谋划包括联合制作综艺节目在内的更多可能。“貌似的意思是有一切可能性,我们未来的延展非常高,我们可以做很多东西。公司名字是英文的叫MAOS,意喻我有更多的可能。”毛婷对《三声》说。


伴随《奇葩说》而诞生


相比于其他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规划好发展路径,貌似文化的诞生更大程度上是顺应行业趋势。


在负责《奇葩说》第一季的海报设计时,毛婷看到了网综在视觉设计上的机会,主动向导演组提出负责第二季的整体设计。从LOGO、宣传海报、片头动画到现场道具,毛婷都进行了全方位地改版。


无论是色彩、设计亦或传达的思想,改版后的《奇葩说》都更加契合其叛逆、个性、直率、搞怪的风格。“我更擅长那种体现年轻状态或做自己类型这种节目,所以每次做他们的时候我就很像是在做我自己”。在色彩上,《奇葩说》第二季更加大胆,舍弃流行的黑、白、灰以及金光灿灿的重金属,毛婷为节目涂抹上玫红、冰绿、明黄等属于90后的浓烈色彩,使其更加活泼化和趣味化。在设计上,《奇葩说》第二季将“说话”这一概念具像化,毛婷为节目设计了伸着舌头的粉色大嘴公仔。在logo上,这一大嘴公仔手举紫色旗帜,头戴黄色礼帽,脚踩“奇葩说”紫色星球。“在这里,我们应用到了登月这个点,说出个性观点也是迈出了第一步。”在当时,融合了毛婷风格的《奇葩说》设计,在网综内容市场上算是独树一帜,击穿市场的首要标志就是更为鲜亮的色彩在市场的蔓延。“《奇葩说》后,你看市场上的网综几乎全成彩色了,淘宝天猫也几乎全成彩色了,迪奥、Prada等走秀款也都成彩色了,也不知道是你带领了时代,还是你发现了时代的进步。”另一价值体现在其对网综流程的建立上,“通过这个节目,我让非常多的(或者大多数的)网综践行了定制视觉的流程。之前网综比较新,大家都没有规则,《奇葩说》出来,大家都会去模仿它。除了色彩,还可以设置主形象、话题板、KT板、大型雕塑,把logo放(节目)中间,包括节目包装怎么做,花字怎么做。”部分貌似文化负责视觉设计的网络综艺


2015年12月,毛婷创立貌似文化。成立第一年,貌似文化的五人团队一年接手30多档网综,为包括《奇葩说》、《奇葩来了》、《拜托了衣橱》、《天猫2015》等节目提供定制视觉风格(例如:全套海报设计,全套舞台视觉服务或全案服务)。截至2017年,貌似文化横跨了40至50类节目,各类节目风格各异却又具有整体一致性,完成了小众审美的主流传播。在产品之外,貌似文化推进了视觉定制的意义延伸。尽管大家现在都认识到,“订制视觉本身就是节目的一部分,是节目在外表现的性格的一部分”,但是在视觉设计的价值还没有被充分挖掘时期,站酷作为国内最大的设计平台成为毛婷宣传的一个端口。“我们需要视觉上的设计让人感受到整个节目的不同”。现在,她在站酷上有约6.25万粉丝。毛婷直接表达这样的观点,“我是给舞台穿衣服的人”。对于她来说,舞台的这件衣服不见得一定要是彩色的,“你如果用不好,作品没有价值或没有传导,用黑白还是彩色没有意义,他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毛婷的这一逻辑最早可以追溯到其大学期间对色彩的验证。彼时,毛婷进入大学后发现日本原研哉式的极简风格盛行,自己正处于简约还是不简约的挣扎中。为了弥合色彩和简约之间的裂缝,她从安迪·沃霍尔出发,挖掘波普艺术、达达主义、达利、杜尚和安迪·沃霍尔。论证的结果是,“色彩是有可能的,大家不愿意使用黑白灰三个颜色以外,是因为三个颜色以外更加危险,但本质上,观点的直接表达或呈现并不局限在平面设计和字体设计,任何媒介都可以完成视觉传达。”所以,黑白还是彩色、陶瓷还是插画亦或3D都只是毛婷不同的媒介表达方式。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当毛婷发现彩色成为市场主流时,“我需要更进步了,如果我在形式上、颜色上无法突破,我可以用媒体来突破,所以我就找到了服装这个点”。


从貌似异服开始的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