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任重道远胡玮炜

2018-02-23 15:34栏目:行情

  在中国,估值10亿美金以上的互联网独角兽中,创始人为女性的屈指可数;如果再把标准提高一点,估值30亿美金以上的互联网独角兽中,女性创始人可能只有一个,她叫胡玮炜——摩拜单车创始人、总裁。

  胡玮炜出生于1982年,今年将满36周岁。在创办摩拜之前,她曾是资深媒体人,先后在《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商业价值》等媒体担任汽车记者,一干就是10年。

  2014年对于胡玮炜来说,是人生重要转折点。这一年,她从记者转型为创业者,创办了摩拜,从此步入了开挂的人生。

  胡玮炜多次在对外的演讲或采访中表示,她创办摩拜的初心是希望通过技术创新结合新型商业模式,解决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让自行车回归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置身于今天中国的创业环境里,胡玮炜对自己创业初心的解读多少有点理想主义。实践证明,共享单车又像过去的团购、o2o等概念一样,硬生生被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们做成了典型的风口项目:创业者蜂拥而入,资本拼命砸钱,短暂的疯狂过后,“死伤”无数,一地鸡毛。

  共享单车又是一个剩者为王的游戏。所幸的是,胡玮炜和她创办的摩拜经过一路厮杀,成为胜出的两辆自行车之一;不幸的是,一旦上了创业的战车,只要公司一直厮杀前行,创始人的挑战就没完没了,看不到尽头,胡玮炜也不例外。

  摩拜和ofo被投资人期待已久的“合并”至今未遂;而仍处于大量烧钱阶段的他们,最新一轮融资迟迟不见落地;被无节制投向市场的巨量自行车不仅造成大量资源浪费,而且以及触及各地城市管理者的红线;更关键的是,腾讯、阿里、滴滴等巨头们又各怀心思,任何一种举动都可能改变行业格局。

  有媒体形容说,共享单车行业目前已经形成“死结”。面对这个焦灼的局面,胡玮炜作为一个创业者,似乎声音和力量都是渺小的;这已经不是哪一个创业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的现状。

  那么,下一步,胡玮炜必须面对的是什么?她又可以做些什么呢?

  1

  文艺女青年创业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胡玮炜在一个公开的演讲中说,这是她在2014年时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这话听起来富含感性、想象力甚至浪漫主义。胡玮炜是双鱼座,透过她的创业经历和公开发言看,可以说,她用自己的言行证明了自己是典型的双鱼座女生:感性、具有想像力、直觉力强、天真浪漫、认定一件事就执着到底,但这个星座的缺点也同样明显,比如容易不切实际。因此,外界称胡玮炜是“文艺女青年”也不无道理。

  胡玮炜公开的创业故事充分体现了一个文艺女青年、双鱼座女生的性格特点。

  2014年11月的一个晚上,胡玮炜牵线把一个叫陈腾蛟的汽车设计师介绍给易车创始人、出行领域知名投资人——李斌。陈腾蛟彼时要创业,打算做一款颜值高、智能助力的自行车,目标消费者是个人。但李斌对个人自行车不感兴趣,他认为更有意思的是做一个可以随处都能借,手机扫码就能走,骑一次手机上付一块钱,用完随处停的自行车项目。

  李斌还给这种自行车项目取了一个名字叫 mobike(mobile 和bike的合成词),中文名“摩拜”,是顶礼膜拜的谐音。李斌还设想这种自行车可以一夜之间布满北京,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陈腾蛟对李斌这个主意不置可否。他已经听过类似的思路了——产品免费、卖服务,但他没听说有哪家创业公司这样可以赚到钱。于是李斌转向胡玮炜,他说:“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

  这就是胡玮炜创办摩拜的开端。

  创办摩拜后,胡玮炜曾对媒体表示,“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2014年底,胡玮炜的创业难题很快就来了。胡玮炜最初对摩拜自行车的构想是:这辆车从刹车皮、车架到座椅弹簧都不会在日晒雨淋里出现任何部件上损坏、蚀锈,轮胎不用打气和补胎,车链子不会掉,更重要的是,车需要上一把联网的智能锁,能接受移动通信网络的信号和软件后台交流,能接受指令开锁,报告上锁,定位,同时还要在四年时间里不断自动充电。

  这近乎苛刻的条件几乎吓退了所有自行车生产商,没有哪家自行车厂愿意给胡玮炜生产她想要的那种四年都不用修的自行车。